您好,歡迎來到 i 北方網官方網站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登陸企業郵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手機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####.##.##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北方網官方賬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歲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為了一個承諾》//趙書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原創  發布時間:2020-05-15  瀏覽:3519  字體【 【關閉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二0二0年四月十日,是岳母逝世周年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早晨,我突然接到金花打來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她哭訴著講,姐妹在不同時間與她通過話,問能否回家祭典老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家屬在京給兒子帶孩子不能脫身,我不得不對其安撫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思之彌痛,自是兒女情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與金花同住一村,從小青梅竹馬,兩小無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70年代,農村百姓日子過的清貧,家里如有輛"飛鴿自行車,那便有了炫耀的資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們村距中學12里地,我家僅有輛"國防"自行車,因弟妹上學都爭搶著用,沒辦法,我只好一溜兒小跑趕早去學校。那時男生與女生雖然界線分得格外清,但當金花看到我跑步上學,她就會下車讓我帶她一同趕往校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金花人長得端莊秀麗,在學??胺Q?;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由于當時學校趕上了文化大革命,學校實行開門辦學,幾乎有一半時間去農村實踐,學生學業大多荒廢。高中畢業后,我們就回到了家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在農村,一旦孩子下了學,大人就開始張羅孩子的婚姻大事。因金花出落的如出水芙蓉,于是,攀門子托親的人們便紛至沓來,想與金花聯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盡管他人承諾滿滿,說得天花亂墜,但金花就是無動于衷。這下,金花的父母可犯了愁:孩子擇啥樣的人兒為婿,一時間讓他們無所適從。但老人并不知曉,我與金花早已心心相印,就是沒有捅破那層窗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1977年,我光榮參軍入伍。就在我剛下連隊三個月后的一天,我突然接到金花父親的來信。信中說金花是自己最寵愛的女兒,老人開門見山地對我講,說把閨女許配于我他最放心,還講自己老了有個依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金花上有2個姐姐,下有3個妹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金花的父親是個明白人兒,在十里八鄉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村里誰家若發生家事情,不管亂子多大,只要他去上門,就沒有化解不了的事兒。為此,村里人對他特別敬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短短書信,凝重、希冀躍然紙上,這讓我不勝感激。于是,我再沒了往日的矜持,立馬復信于準岳父:予獨愛蓮,唯金花不娶,定當像珍惜自己生命一樣呵護他的女兒,竭力對長輩盡兒女的義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語不壓眾,貌不驚人。準岳父單擇我為婿,這讓我有了自信:男人無丑相,我再不會“為賦新詞強說愁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收到準岳父書信的第二天,我便把我與金花的事兒告訴了父母。父母回信說尊重我的選擇。幾天后,父母便按照農村的風俗下了聘禮,定下了這門親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與金花聯姻不出半年,岳父就突發心臟病憾然離逝,享年56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我與他的女兒于82年完婚,只可惜他老人家沒能見證我們那幸福的時刻。岳父的那封書信也便成了我們婚禮最貴重的禮物,從此也成了我永久的人格操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1985年,我從部隊退出現役,回到了家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83年我們便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,那是我們愛的結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由85年退出現役。因在部隊學過汽車駕駛,為不使日子過的窘迫,我先后辭去村學校校長邀請,讓我去當教師,辭去長輩讓我去公社任秘書一職(兩項工作薪水都是每月只有70元,與被人雇用開車相差2倍之多)。從此,我便風里雨里幫人開起了貨車,過起了居無定所的生活。家中的地,也就靠金花荷鋤而作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幾年后,金花家妹相繼出嫁,家里只剩岳母孤家寡人,且還種著幾畝糧田。這時的岳母已失去勞動力,田地自然要靠我們耕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那個年代,種地收入甚微,如趕上雪不壓塵,雨不蓋地,不但沒有收成,還需倒貼錢。一個老人她能吃多少,還能活幾年,何必為此勞神。于是,我與家屬商量讓老人把地退了,生活由我們接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常與家人講,我們雙方都有老人,肩負著贍養老人的雙重義務。無論我們生活多么拮據,也不能讓雙方父母受半點兒委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在30多年里,我始終對家屬講,行孝悌那是個人的事,我們不比,不攀,全憑自己的心去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我與金花曾有個約定,孝敬我的父母金花在前,孝敬岳母我自親為。我們曾教育孩子,人,都有老的時候,在老人有生之年,多給老人一些關懷,讓他們吃好喝好,心情愉悅,因為孩子享受生活的日子還在后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有道是:有個好兒子不如有個好媳婦;有好女兒不好有個好女婿。給父母東西不在多少,誰送,其效果截然不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這些年,我與家屬去集市,回家時從未過空手。我們有個原則:只要集市上有的都不會問價,東西帶回家,給孩子們留下少許,其余全部送給老人。只因為他們年長,吃一口就會少一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家長是孩子最好的老師,你的言行舉止,會影響到他們的一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一天,岳母一大早來到我家,她手里拎一個塑料袋,眼里噙滿淚水。金花忙問啥情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原來,岳母昨天去一閨女家討要玉米面,閨女家屋中明放著一布袋,卻說這些給外人準備的,硬生生把老人迎出了家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我心里不容事兒,但面對老人還需講究方式。我慢斯條理道:這些年的吃喝不都是我親自給你送,你何必低三下四找不自在?沒辦法,我只好跑到老家,從母親那里取來玉米面兒給了岳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2015年的一天,岳母不知念得哪門經兒,她來我家床上一坐,一本正經地說給我說個事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“書新,這些年我的生活全靠你們供養,人老了凈犯糊涂,我六個閨女,怎能光讓吃你們的,我得重立新規,從今年起,閨女們按次序給我供米面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“多大的事兒,您還把它列入議事日程了,有那個閑心自己不會多歇息一下?!蔽覍υ滥秆缘?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父母六個女兒,其中有四個女兒在本村擇女婿。老人最看好與信任的是三女兒金花,所以,她把手里的錢款由金花收管存入銀行。有次大姐把岳母接去衡水住,岳母知道金花去了北京閨女那里,她執意把家里的鑰匙交給金花,就把鑰匙交給了我母親,并向我母親交代,待閨女回來親手交給金花。岳母的舉動,自然引起幾個閨女心里不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岳母住的是60年代的土坯房,雖然青磚掛面,房頂也鋪了青面磚,但因年久經不住風霜雪雨的侵蝕,房子出現了多處裂痕。房的椽頭多有脫落,房頂出現漏雨。每年夏天下雨時,我就提前用塑料布去遮蓋。有年七月的一天,天空格外晴朗,忽然一陣大風驟起,黑壓壓的烏云翻滾,傾刻間電閃雷鳴,大雨滂沱。當時我正在地里干農活,見此景,我便拼命往家趕,當我來到岳母家中,情急之下,也顧不上搬梯子,便爬上近兩米高的墻頭,一躍上了房頂。因這年陰雨連綿,濕氣偏重,房頂青磚上生滿了十分光滑的青苔,我一腳踏上不要緊,叭地一聲,讓我跌了個仰面朝天,險些從房上滾落下來。事后,因念及自己已步入老年,故長了個心眼,每逢天要下雨時,自己就用電三輪把岳母接到自己家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人,70不保年,80不保月。2015年,或許大姐與二姐意識到了這一點。母親孤獨一人在家,如出個閃失,自己有何顏面面對家鄉父老,經二人商量做出指令:春天母親住我家,冬天住5妹家。并交代,在誰家一旦出了問題,就拿誰是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岳母在我家住了月余。有天晚上,岳母憤然:她們也太欺負人了,她們是后娘嗎?把老娘一推了之,良心何在,按輪接管,也得從她們身上開始!不行,眀天我就走人,讓她們按序侍奉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因執拗不過岳母,第二天,我把岳母隨身攜帶用品裝上車,把她送了回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母喜看電視。家里仍還是用的12英寸黑白電視。第二天我就去了一家電,給岳母換了14英寸的純彩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2018年大年初二,姐妹終于聚在一起,開始商量岳母的去處。因年前他們就放曾放出過風聲,準備把老人送到養老院。岳母對上養老院非常排斥。她講,自己死也要死在家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往年的這天,我都會早早的來到岳母家,因為操持酒席是我的事。今年日子特殊,我不便介入,故拖延在家吃的飯,直到下午2點才去岳母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姐妹齊聚,低矮的小屋人滿為患。岳母正襟危坐,皺眉閉目,不發一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連連向姐妹寒暄,落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“新哥,我們眾姐妹已商定,過年后把母親送到養老院,你發表一下意見?!绷脤ξ抑v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“把老人送養老院我并不反對,但還必須尊重老人的意愿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見情況不對勁,言畢,便知趣地抽身走出室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這天 晚上,岳母步履蹣跚地來到我家,人沒坐穩,便嚎聲大哭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“我50歲守寡,六個孩子一手拉扯大,現在孩子們都過得風聲云起,有的購置幾套樓房,個個識文念字,但卻不懂道德倫理,難道就沒有我棲身之地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“娘,您別難過,假如姐妹都不收留您,這些年都這么過來了,我們不會讓您心寒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金花雖不善言辭,但字字擲地有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晚上,我在微信上對贍養老人與大姐做了細致的溝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人老了他們都會感到孤獨,他們對孩子無多大奢望,只是人到殘年,不愿被兒女們遺棄;他們愿留在孩子們身邊,實在難舍那份兒女情長;他們不需要每天大魚大肉,即使粗茶淡飯,能在女兒跟前也會感到知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孝字唯大,順者當先?,F在人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觀。我們有的做著生意,有的是工階層,樓房甚至有幾套,但一涉及贍養老人時,大家理由講了一大堆,且言之鑿鑿。我們有興致帶孫兒壓馬路,享天倫之樂,我們有怡情去廣場聚會、輕歌曼舞;我們有雅性練書法,搞刺繡,描龍繡鳳;我們每天有時間站在梳妝臺前養顏,精心打扮,怎一提到老人的事兒,個個那么冷酷無情?你們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,你們不念老母年方50歲就守寡,把你們六人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?你們為圖清閑,寧可花大錢也不肯讓母親呆在身邊,豈不遭鄉里鄉親恥笑?人在做,天在看。老人不是任你可隨手拋棄的物件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我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,與大姐闡明了贍養老人的看法。我們足足交流了4個半小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在以后幾天里,我與其它姐妹通電話,其措辭更為激烈,并做出最后通諜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違背老人意愿,把老人送養老院就是把人送進墳墓。如果大家都不贍養老人我自己贍養,但我有一事得說明,待老人百年打發老人那天,大家誰也不能登我家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些許是姐妹出于良心的發現,抑惑是我過激的言語刺痛了她們的某一根神經,自我虎嘯后,大家壓根就再未提過把老人送養老院的事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子欲孝而親不待。從此,照顧老人就按每人一個月按步就班進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2018年6月,金花告訴我,下月母親由我們照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金花過完年就去京給次子照看孩子了,我也隨長子去了衡水。為照顧老母金花犯起了愁,自己不能回家照看母親,女婿照顧母親定會諸多不便,這可如何是好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犯什么難,我說道:有道是多年的媳婦熬成婆,我多年的少婿也成了老婿了,還有什么可顧忌的,我回家照顧老母便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月初,我讓孩子開車去保定把岳母接了回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金花對我講了我岳母的生活習慣。老人晚上睡眠少,早晨起得早,早飯要準備早些。除每日三餐外,平時多準備些零食與牛奶。近中午讓母親喝袋牛奶,晚睡前讓母親吃點蛋糕之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告訴金花,不用交代,老人的食用物品,在衡水返家時就早已備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雖岳母一日三餐已固定,但每次做飯前還須征求一下老人想吃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母血壓偏高,過不幾天我就給她量次血壓,待吃藥時,給她送上溫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母平時好吃肉食,金花交代一定控制食量。老人晚上睡得早,睡前就先把便盆給拿到屋里。早晨,一聽到岳母屋里有了動靜,把便盆給端出,然后給準備好洗漱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一天早晨,天剛發亮,我忽然聽到院中發出咚的一聲響,我慌忙起床,開門后卻發現岳母摔倒在地上。原來,她一手端便盆,一手拿坐便架,出門時不慎被坐便架擋了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我的天,我心砰砰跳個不停,不覺驚出一身冷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“這事不用您管,您怎自己往外端”。我對岳母一頓埋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母對我說:讓你侍奉我,我心里不落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在村里,長輩們對我多是褒獎,夸我是一個女婿,勝過親生兒。每當這時,我總是相對一笑:老人把閨女安排在身邊圖個啥,還不是圖老了有人照應,再說這也是晚輩們的份內之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哥,你岳母出錢買你性命,可見你在她老心目中的位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若不是大家調侃,我還真的賴得說起此事。那是三年前秋季的事情。一天,岳母正在午休,突然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,門打開后,便閃進來一小青年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“姥姥,出大事了,書新姨夫在地里與他人打起來了,姨夫把人家播種機給砸了,姨夫被人打成重傷,現在醫院搶救,花姨在醫院不能脫身,讓我來給您取錢,姨說等她回來再給你補上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母起初還有一絲警惕,但聽說人被毆重傷也便打消了念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年輕人見老人稍有懷疑,便道:姥姥,過春節我不是還來給您拜過年嗎?我現手有6000元,咱湊個整數,您拿4000就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母被突如其來的情況震懵。于是,她從錢柜里拿出僅有的4000元錢交給了小青年。慶幸的家里沒留大錢,若錢都在手底下,還不讓人騙個精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岳母把小青年護送門外,心忐忑不安,她步履維艱地向我家走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金花見母親大晌午不休息過來好生納悶。未待閨女說話,岳母的臉色驟變,稍緩,岳母對女兒講起剛發生的事。事已至此,金花只有對母親進行一番安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第二天,金花帶上錢給岳母送去,岳母怎肯收留,她言講,這是一個教訓,但為孩子也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“南來北往人自老,夕陽長送釣船歸”。時光如梭,歲月蹉跎,我們從年輕的瀟灑小伙與靚妹已易容顏。在我對岳父的承諾里,孝敬老人我做到了,但惟一遺憾的是,我沒能事業如日中天,沒能蔭妻封子,沒能讓他的女兒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金花自屈嫁于我,從未享一天清福。雖然我們生活很是清貧,每日粗茶淡飯,但我們攜手共描摹歲月滄桑,卻無惆悵。向緣情深,苦當別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九月二十七日是金花的生日。這天,從不浪漫的我,突然讓我有了情感的沖動。于是,我提筆給愛妻寫了如下小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瓊樓玉闕歌舞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仙釀珍饈裊娉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天玄女入凡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經萬難伴郎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荏苒歲月幾十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根深種豈為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膠漆纏綿奏佳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宇宙乾坤大道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金花讀罷小拙,她臉頰上滑落下晶瑩的幸福淚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在給金花電話中講,祭拜老人只是一種形式,老人在世不孝,即使在墳前你哭得天昏地暗,把冥紙堆成山又有何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天下的兒女,請記住我的一句話,是父母給了我們生命,孝敬父母時不我待,請把孝字當做一種文化去傳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楊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Copyright © 2016-2020 ibeifang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大旗網絡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商務合作:139-4719-0357 蒙ICP備18006029號-1  營業執照  網址:www.superhomard.com 投稿郵箱:szj@ibeifang.com.cn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: i 北方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 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   違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視頻舉報 電話:156-0471-114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一级 片内射视正片,先锋影音在线资源,黄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网站,爽到无码高潮喷水aV无码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