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歡迎來到 i 北方網官方網站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登陸企業郵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手機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####.##.##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北方網官方賬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歲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夫老妻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www.xwzhw.cn  發布時間:2020-10-29  瀏覽:5190  字體【 【關閉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倆又吵架了。年近七十歲的老夫老妻,相依為命地生活了四十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大小小的架,誰也記不得吵了多少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不管吵得如何熱鬧,最多不過兩小時就能和好。他倆仿佛倒在一起的兩杯水,吵架就像在這水面上劃道兒,無論劃得多深,轉眼連條痕跡也不會留下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今天的架吵得空前厲害,起因卻很平?!贿^是老婆子把晚飯燒好了,老頭兒還趴在桌上通煙嘴,弄得紙片呀,碎布條呀,紙捻子呀,滿桌子都是。老婆子催他收拾桌子,老頭兒偏偏不肯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婆子便叨叨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婆子的嘮嘮叨叨是通向老頭兒肝臟里的導火線,不一會兒就把老頭兒的肝火引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互相頂嘴,翻起許多陳年老賬,話愈說愈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婆兒氣得上來一把奪去煙嘴塞在自己的衣兜里,惹得老頭兒一怒之下,把煙盒扔在地上,還嫌不解氣,手一撩,又將煙灰缸打落在地上。老婆子更不肯罷休,用那嘶啞、干巴巴的聲音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摔呀!把茶壺也摔了才算有本事呢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頭兒聽了,竟像海豚那樣從座椅上直躥起來,還真的抓起桌上沏滿熱茶的大瓷壺,用力“啪”地摔在地上,老婆子嚇得一聲尖叫,看著滿地的碎瓷片和濺在四處的水漬,直氣得她沖著老頭大叫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“離婚!馬上離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他倆都還年輕時,每次吵架吵到高潮,她必喊出來的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句話頭幾次曾把對方的火氣壓下去,后來由于總不兌現便失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十歲以后她就不再喊這句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又喊出來,可見她已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樣的怒火也在老頭兒的心里翻騰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見他一邊像火車噴氣那樣從嘴里不斷發出聲音,一邊急速而無目的地在屋子中間轉著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轉了兩圈,站住,轉過身又反方向轉了兩圈,然后沖到門口,猛地拉開門跑出去,還使勁帶上門,好似從此一去就再不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婆子火氣未消,站在原處,面對空空的屋子,還在不住地出聲罵他。罵了一陣子,她累了,歪在床上,一種傷心和委屈爬上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想,要不是自己年輕時得了那場病,她會有孩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了孩子,她可以同孩子住去,何必跟這愈老愈混賬的老東西生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現在只得整天和他在一起,待見他,伺候他,還得看著他對自己耍脾氣……她想得心里酸不溜秋,幾滴老淚從布滿細皺紋的眼眶里溢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很長時間,墻上的掛鐘當當響起來,已經八點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好過了兩個小時。不知為什么,他們每次吵架過后兩小時,她的心情就非常準時地發生變化,好像節氣一進“七九”,封凍河面的冰就要化開那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剛掀起大波大瀾的心情漸漸平息下來,變成淺淺的水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離婚!馬上離婚!”她忽然覺得這話又荒唐又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有快七十的老夫老妻還鬧離婚的?她不禁撲哧一下笑出聲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笑,她心里一點皺褶也沒了,之前的怒意、埋怨和委屈也都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開始感到屋里空蕩蕩的,還有一種如同激戰過后的戰地那樣出奇的安靜,靜得叫人別扭、空虛,沒著沒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悔意便悄悄浸進她的心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剛才那么點兒小事還值得吵鬧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她每次吵過架冷靜下來時都要想到這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……老頭兒也應該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以前吵架,他也跑出去過,但總是一個小時左右就悄悄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現在已經兩個小時了仍沒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邊正下大雪,老頭兒沒吃晚飯,沒戴帽子、沒圍圍巾就跑出去了,地又滑,瞧他臨出門時氣沖沖的樣子,不會一不留神滑倒摔壞了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兒,她竟在屋里待不住了,用手背揉揉淚水干后皺巴巴的眼皮,起身穿上外衣,從門后的掛衣鉤上摘下老頭兒的圍巾、棉帽,走出了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正下得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色并不太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是夜的對比色,好像有人用一支大筆蘸足了白顏色,把所有樹枝都復勾了一遍,使婆娑的樹影在夜幕上白茸茸、遠遠近近、重重疊疊地顯現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這普普通通、早已看慣了的世界,頃刻變得雄渾、靜穆、高潔,充滿鮮活的生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看到這雪景,她突然想到她和老頭兒的一件遙遠的往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十年前,他們同在一個學生劇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舞跳得十分出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次排戲回家晚些,他都順路送她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倆一向說得來,卻漸漸感到在大庭廣眾之下有說有笑,在兩人回家的路上反而沒話可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默默地走,路顯得分外長,只有腳步聲,真是一種甜蜜的尷尬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記得那天也是下著大雪,兩人踩著雪走,也是晚上八點來鐘,她擔心而又期待地預感到他這天要表示些什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那段寧靜的路上,他突然仿佛抑制不住地把她拉到懷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猛地推開他,氣得大把大把抓起地上的雪朝他扔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呢?竟然像傻子一樣一動不動,任她把雪打在身上,直打得他像一個雪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打著打著,忽然停住了,呆呆看了他片刻,忽然撲到他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感到,有種火燙般的激情透過他身上厚厚的雪傳到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的戀愛就這樣開始了——從一場奇特的戰斗開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少年來,這樁事就像一張畫兒那樣,分外清楚而又分外美麗地收存在她心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,每逢下雪天,她就不免想起這樁醉心的往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時,她幾乎一見到雪就想到這事;中年之后,她只是偶然想到,并對他提起,他聽了總要會意地一笑,隨即兩人都沉默片刻,好像都在重溫舊夢;自從他們步入風燭殘年,即使下雪天也很少再想起這樁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為什么今天它卻一下子又跑到眼前,分外新鮮而又有力地來撞擊她的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么一想,盡管老頭兒性子急躁,又固執,不大講衛生,心也不細,卻不失為一個正派人,一輩子沒做過虧心的事……她愈想,老頭兒似乎就愈可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她的生活里真丟了老頭兒,會變成什么樣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少年來,盡管老頭兒夜里如雷一般的鼾聲常常把她吵醒,但只要老頭兒出差在外,身邊沒有鼾聲,她反而睡不著覺,仿佛世界空了一大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在雪地里走了一個多小時,大概快十點鐘了,街上已經沒什么人了,老頭兒仍不見,雪卻稀稀落落下小了。她的兩腳在雪地里凍得生疼,膝蓋更疼,步子都邁不動了,只有先回去,看看老頭兒是否已經回家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往家里走??斓郊視r,她遠遠看見自己家的燈亮著,有兩塊橘黃色的窗形的光投在屋外的雪地上。她的心怦地一跳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不是老頭兒回來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又想,是她剛才臨出家門時慌慌張張忘記關燈了,還是老頭兒回家后打開的燈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到家門口,她發現有一串清晰的腳印從西邊而來,一直拐向她家樓前的臺階前。這是老頭兒的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走到這腳印前彎下腰仔細地看,卻怎么也辨認不出那是不是老頭兒的腳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呀!”她想,“我真糊涂,跟他生活一輩子,怎么連他的腳印都認不出來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搖搖頭,走上臺階打開樓門。當將要推開屋門時,她心里默默地念叨著:“愿我的老頭兒就在屋里!”這心情只有在他們五十年前約會時才有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屋門推開了,??!老頭兒正坐在桌前抽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上的瓷片都被掃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爐火顯然給老頭兒捅過,呼呼燒得正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頓時有股甜美而溫暖的氣息,把她凍得發僵的身子一下子緊緊地攫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還看見,桌上放著兩杯茶,一杯放在老頭兒跟前,一杯放在桌子另一邊,自然是斟給她的……老頭兒見她進來,抬起眼看她一下,跟著又溫順地垂下眼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眼皮一抬一垂之間,閃出一種羞澀、發窘、歉意的目光。這目光給她一種說不出的安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站著,好像忽然想到什么,伸手從衣兜里摸出之前奪走的煙嘴,走過去,放在老頭兒跟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話也沒說,趕緊去給空著肚子的老頭兒熱菜熱飯,再煎上兩個雞蛋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Copyright © 2016-2020 ibeifang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大旗網絡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商務合作:139-4719-0357 蒙ICP備18006029號-1  營業執照  網址:www.superhomard.com 投稿郵箱:szj@ibeifang.com.cn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: i 北方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 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   違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視頻舉報 電話:156-0471-114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一级 片内射视正片,先锋影音在线资源,黄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网站,爽到无码高潮喷水aV无码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