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歡迎來到 i 北方網官方網站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登陸企業郵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手機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####.##.##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北方網官方賬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歲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從東北來“走西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原創  發布時間:2021-10-18  瀏覽:2770  字體【 【關閉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在東北長在東北,滿口東北話,渾身東北氣,連自已都"萬萬沒有想到",我竟然跟"走西口“扯上了干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絲絲縷縷地,藕斷絲連地,“剪不斷,理還亂“,偶然間聽到一句話,或見過一幕場景,都能將思緒"撞"回到“走西口"的路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“心心念念“是個什么狀態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可領教了,跟傻小子憨姑娘初談戀愛差不多,忽忽悠悠地仿佛腳不沾地,總像似在走;走嗎?對,“走西口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究其因,源于《內蒙古商報》,查其果,見諸于報端的《重走西口路》系列長篇報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7年5月29日的《內蒙古日報》,刋發暑名李希曉的文章《今日西口路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走西口"三個字跳脫而出,其中深藏的歷史底蘊、文化富礦和當代啟示,當即吸引了內蒙古新聞界的目光,史志專家學者們濃情關注,有人將其列入學術研究課題,因為"歷史就在身邊,並未走遠",“抓住它,還來得及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口迢迢路,行人千千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個"走西口"的人,心頭都挽著纏著繞著一個歷史情結,解不開,掙不斷,只能揉進山曲兒唱出來,編排成二人臺演上幾天幾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希曉世居和林格爾縣,是"走西口"的必由之路,他對"今日西口路"觀察得很細致,也很動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用新聞語言告知天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相傳,走西口的人們有一股是從山西殺虎口出來,過和林格爾縣,到口外打短工受苦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蜿蜒崎嶇、蕭瑟凄涼的西口路,記載著窮人多少辛酸事,滲下了窮人多少傷心淚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早年間,口里人活不下去才敢走西口,而西口路上的山里人哪怕吞糠咽菜也不肯離開家去謀生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山老區人民傍著西口,越走日子越富;昔日恓惶、凄慘的西口路,變成了山老區人民一條來錢路,一條五彩路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想去的地方,腳下就會有路;路暢了還要看怎么走;你在路上行走,不知不覺與時代同行一一“走西口"的歷史情結愈發濃烈了、凝重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今日西口路》發表五年后,李希曉創辦了《內蒙古商報》(1992年11月20日創刊),醞釀已久的《重走西口路》系列報道得以擇機實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運的我被選派為采訪組負責人,社長兼總編輯的李希曉把他的工作專車,指定供我們一行四人全程使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此行何去?贛江風雪迷漫處","頭上高山,風卷紅旗過大關"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頭上高山"一一晉北高原,右玉縣和左云縣比肩而立,"走西口"的出發地雄渾而蒼涼,“煤炭大省"慣有的煙霧濛濛幾乎淡化了城際線,以致采訪時對兩座縣城難以區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時正值兩縣環境污染、生態破壞最為嚴重階段,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都上一線指揮防風治沙、植樹造林"作戰";兩縣分管宣傳的領導接受記者采訪,均在造林現場臨時工棚里進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昏暗的燈光,小小的炕桌,留給記者深深的印記;“一張藍圖畫到底,一任接著一任干",掛在指揮部壁板上的標語,“于無聲處聽驚雷",靜待若干年后,踐行者們將向大地交出"綠色答卷",可視為現實對歷史的回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走西口"的起因,皆緣于一個"窮"字;"窮則思變",古人的"變"寄托在"走",而今人的“變"則落實于"干",“挽起袖子加油干"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右玉縣、左云縣一路走來,途經蒙晉兩域,采訪奮斗典型,一篇篇《重走西口路》的連續報道,聯翩飛向呼和浩特市,飛回《內蒙古商報》編輯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遠遠望見古長城的殘垣斷壁了,烽火臺瞭望著采訪車由遠及近,沉默著欲言又止,我則揮動手中的地圖冊,口中念念有詞:“您好!殺虎口。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殺虎口。古長城上一個重要關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謂“口",原是指明朝中期以后在長城沿線開設的蒙漢互市關口,如張家口、古北口、喜峰口等,后演變為對蒙貿易的關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未清初的殺虎口,位于張家口以西,故稱其為"西口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走西口"的人,一般多經殺虎口到"口外",走和林格爾縣或清水河縣前往歸化城(今呼和浩特市)與土默特平原方向疏散分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口大遷徙,民族大融合,文化大激蕩,殺虎口耳濡目染,盡然見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殺虎口村儼然一座古鎮模樣,口里口外人摩肩接踵,南來北往車川流不息,行商坐賈們絡繹于途,活脫脫一幅現代版的《清明上河圖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比《清明上河圖》更有"意思"的,是一場二人臺的唱段,從古戲臺上響起,一不小心就唱紅“長城內外",時至今日仍清晰記得那幾段詞兒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哥哥你走西口,小妹妹我實難留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止不住的傷心淚,一道道往下流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妹妹妹妹你不要哭,公路進了山溝溝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上車多人也多,哥哥出門不憂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妹妹妹妹你莫麻煩,出門住店不費難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口路上小店多,大店小店一樣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妹妹想我不再留,笑臉臉送在院門口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口里口外都敢走呀,西口路走得窮變富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內蒙古西部區退休回到東北,值得回憶與紀念的,很多很多,偏偏《重走西口路》帶給我的"走西口",每當我走在路上就會為我"帶節奏",你說怪不怪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楊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Copyright © 2016-2020 ibeifang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大旗網絡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商務合作:139-4719-0357 蒙ICP備18006029號-1  營業執照  網址:www.superhomard.com 投稿郵箱:szj@ibeifang.com.cn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: i 北方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 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   違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視頻舉報 電話:156-0471-114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一级 片内射视正片,先锋影音在线资源,黄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网站,爽到无码高潮喷水aV无码网站